慕容曼岚

【渣反】【冰九/七九】黑之歌 3

黑之歌 3
本章有原创人物
大段设定,无聊预警
任务“拯救人类”发布



“您应该已经死了。”

“胡言乱语!”他嘴上反驳着,却下意识摸了下自己胸口,心跳呼吸皆正常,哪有可能死?难道是洛冰河派人来拖延时间?“你是小畜生的人吧。”他冷言相对,掩饰心中的忌惮,毕竟这个女人刚刚出现时他甚至没半点察觉。

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啊,不过请相信我对您没有恶意,我只是想来聊聊‘花’的事情。”对面的少女连忙摆手,满脸无辜,不等他拒绝就接着说下去,“简单来说,您已经死了,因为只有死人才能成为‘花’的寄生体,它需要尸体作为养料,您与常人无异的身体状况是花运用魔力制造的结果。当您的尸体被吸收完毕时,您的这段生命就到了终点。不信您可以回想一下您死前的经过。”

死前?按她所说,是看见花的时候?他边拉开距离边回忆和“花”有关的每一个细节,可是当时身与心的剧痛让他只剩下断片般的几个场景,这无疑让获知真相变得困难。

花……花到底是什么……

突然他眼前闪过一个画面,那是他触摸到花的场景,他“死”前,听到了一句话!

“你痛苦吧,悲惨吧,痛恨那些践踏你的人吧,憎恨这个世界吧……那就毁灭它们吧,用我给你的力量……”

“你不是洛冰河的人又是谁的人?其他天魔吗?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紧盯着面前的人,沈清秋有点明白了,自己“复活”这事,不是自己好运,而是水太深……“我还以为是老天看不过去要让我替天行道除了这个畜生呢。”他嘴角泛起苦笑,自嘲道。

想想也是,他这辈子有过好运吗?况且跟洛冰河敌对的人那么多,怎会偏挑他这个人渣?要找也要找个好人才能显得天道正义。

比如岳清源这样的烂好人。

他这正胡思乱想,却看到对面的少女惊讶地睁大了眼:“您猜得没错,确实是所谓的‘天意’,也就是神的意思。我还知道您左眼的花是白色曼陀罗,传说中于神界生长的花。‘花’是神放入世界,选中”您的。”

“至于我,您可以叫我记录者。我隶属于‘系统’。”

“系统是什么?”

沈清秋生生忍住了咆哮的欲望,然而紧皱的眉头以及不耐烦的语气还是暴露了他的焦躁。

“系统是由古人类创立的,姑且称为组织吧。”

“古人类又是什么玩意啊!”再次听到一个陌生的词,沈清秋彻底忍不住吼了出来。

作为正道巨头苍穹派的一峰之主,他毫无疑问是修仙界的高层人员,又自诩见识广博,可是这一天的所见所闻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。

这他妈还是我认识的修仙界吗?!

要不是眼前还有一地玄肃渣子,沈清秋甚至怀疑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对面的人毫不在意他的吼声,仍不紧不慢地解释。“古人类就是曾经存在又灭绝的人类,这个很好证明的,您看。”说完,只见她右手按住了自己的左肩,一扭,一掰。

咔嚓。

即便一直记得要防备可能出现的袭击,这一刻,沈清秋还是不由自主地闭了眼。

怂的。

前天他才被这么掰过。在地牢里反正都是死,他也就不在乎了。他出了地牢,也带出了他对疼痛本能的恐惧。

回想起来,真尼玛疼,疼到不敢看。

“呃……您冷静点,没事的。”记录者有些尴尬地出声安慰,她也没想吓到人的。

沈清秋睁开眼,没看到想象中的鲜血淋漓,暗自松了口气。随后他注意到断臂——泛着金属光泽的平滑切面,上面还有许多凹槽,不知作何用途。

“与机关相似。”他观察了一会,作出评价。

“机关也不算错,毕竟现在人类对机械的研究也就这个程度……”记录者喃喃道,一边若无其事地把左手安回去,“简单来说,我是全部由机关制成的机关人,相信您从来没见过,甚至没想到过这种技术,因为古人类开创出的是和现在差异极大的文明。系统的目标就是拯救人类,不过当初失败了。”

“确实是足够有力的证明,”沈清秋点点头,“那古人类为什么会灭亡,因为‘花’吗?这么多年,系统又在做什么?”

“是的,‘花’是神用来毁灭人类,现在还要加上魔族,的武器。系统会定期选择一个目标加以扶持,以保证人类和魔族有足够的力量对抗神,这类人就是俗称的‘有大气运之人’。”

听到记录者的解释,沈清秋呆住了。

他突然明白洛冰河逆天的运气是从哪来的了:怪不得怎么折腾他他都不死,错的秘籍也能练成,掉崖不死回来还变得那么强……

他最讨厌“如果”,可在地牢中无尽的痛却又促使他去想:要是有“如果”,有“当初”,他一定见这个小畜生的第一面就掐死他!他以为他们是一样的人,洛冰河不过是比他多了些运气。

现在他明白了,就算有“如果”,他也做不到。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不一样。

都定好了,早都定好了!洛冰河生来就要千秋万代一统两界,沈清秋从出现在洛冰河面前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做他的垫脚石!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强迫自己不立刻爆发。“所以呢,你来帮洛冰河杀了我?”

“我只是记录者,任务是记录发生的事情,不会干涉您,无论是帮助还是伤害。”

“不帮?”他挑了挑眉,“可你说了这么多,对我帮助还挺大的。”

“天天看BE我也很不爽啊!啊不是,我的意思是,如果人类总是毁灭我就要一直记录下去了啊。”她无奈道。

“总?”接受了太多震撼三观的信息,现在他已经完全适应了。

“有些人在某些时刻做出的决定会影响到未来的走向,从而衍生出不同的‘世界’。比如您被‘花’选择,现在就在这里;您也有可能没被选择,那就会死,这就是不同的世界,它们相互不干扰。而我,”她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已经记录了很多失败的世界了。”

“我只有一句话:如果你们真不打算换个下家,硬要把宝押在洛冰河身上,那就等着世界毁灭吧。”满地碎片的反光也敌不过他此刻眼中的锋芒,“因为我一定会杀了他。”

“我来这里,是不想您被蒙蔽,做了神的棋子而不自知,而并非介入个人恩怨,即便洛冰河是我们选中的人。期待您能找到拯救人类的路。”

“对了,花的力量确实很强大,大变活人这种事情也可以做到,衷心祝愿您在这段生命里可以弥补遗憾。”她眨了眨眼,消失在原地,仿佛从未出现过。

-----

穹顶峰上的火焰仍未熄灭,在夜空中显得格外扎眼。

这已是沈清秋脱逃后的第二个晚上,当日天气不错,他还未步入苍穹地界,只是到了边缘地带,就能把穹顶峰的景象看得清清楚楚——苍穹灭了。

可惜了,此时魔族必定检查严密,没法从万剑峰顺两把剑出来。

洛冰河果然效率很高,大概是在自己面前炫耀完就立刻攻打了苍穹派,不愧是系统选中的人。不过苍穹毕竟是正道巨擎,山门虽灭,也一定留有残部。

既然他本身已经“死”了,天魔之血自然无效,但在无法确定洛冰河有其他侦查手段的情况下,他不敢久留,匆忙离开此地。他不会去救苍穹派的人,反正他清静峰估计都被迁怒死绝了,他和其他人又没什么交情;况且现在还不是和洛冰河开战的好时机,而他来这里,只是为了确认苍穹已经灭了——

省的自己刚把岳清源拉起来他就又跑回去送命。

记录者离开后,他先是收敛了满地的玄肃碎片,直到再看不到反光之物,才使用术法重现了那片土地化为死地的全过程,也了解了一切。

现在他恼羞成怒地穿梭在林间,肆无忌惮地劈开沿途无辜的树木,惹得落叶纷纷,任由三两片沾在发间的碎叶,也不去抚,脑海中全是岳清源死前的低语——

“我去找过你……只是……生生错过了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!

你不是去了吗?不是尽到最大努力了吗?那你有什么可对不起的啊!还总摆出那种愧疚的样子,好像真欠了沈九似的。

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啊!

原来岳清源从来没有失约,都是我沈九运气差,以己度人还耿耿于怀,哈哈。

夜间湿冷,被碾过的草木上,多了几滴露水。


他跑了很久,累得气喘吁吁,估摸着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,便直接躺倒,休息的同时脑中研究着复活的法阵,力求一次成功。

许久没这么跑过了。痛快!

自从继任清静峰峰主,有了御剑之法,“跑”这种有损形象的动作当然就与沈清秋无缘了。

确认自己身心都调整好,沈清秋就扫出一片空地,在漫天繁星的映照下刻画法阵。

这却也不是真正的复活,只是利用法阵,将某一物品变成死者的模样,再聚集灵魂的一时之法,一旦没有施术者的魔力供给便无法维持其形象。

而沈清秋是必然会死的。

“所以,还是要在这段时间内找到完整的复活之法啊……”沈清秋一边刻画一边喃喃自语。

当他完成法阵的时候,夜已经要结束了。他思索良久,再次拿出了那块最完整的玄肃断片。

摩挲这残片上的花纹,他忽然觉得这东西的用途真广泛,上次传送也是靠它,不然沈清秋怕是要直接进魔宫中心。

似乎但凡和岳清源沾边就能适当中和一下他沈清秋的霉运,无论发生了什么,总能得他帮衬。

他再次将断片置于法阵中心,后退了两步,闭上眼,回忆着岳清源的形象,念动咒语。

他曾希望岳清源永远不要再和沈清秋这种东西有任何联系了,现在却还是要让他留在自己身边。

因为这不该是他的结局。

而且,他还有话要说。

他不想再错过。

施法完毕,他睁开眼,首先迎接他的是清晨第一缕阳光。

阳光又覆在地上的玄袍男子身上,让他的脸更显温和俊逸,也为他一身黑衣增添了些许热度。

岳清源。

-----

“记录:分歧点D5239,‘花’提前出现,以沈清秋作为寄体,洛冰河疑似感染病毒,初步判定为高危世界线。”

“系统向全体成员征求意见:高危世界线提前出现。我们一直以拯救人类为目标,但随着分歧点被不断探索,我们应当认识到,靠本方世界的力量难以达成目标。提案:冻结该条世界线,从异世界挑选人员完成计划。请就此提案作出表决:同意,还是反对?”

“……反对。”她答道,“挑战也意味着机遇。该条世界线,还有继续记录的价值。”

“统计完成,提案否决,暂时继续分歧点探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记录者:我特么推个cp容易么,看了好几千遍be了啊!!!!

这里说一下,系统一方目标是推冰九,因为对拯救人类最有利,记录者提到七哥是因为这是九妹的心结,解开心结也有利于he

【渣反】【冰九/七九】黑之歌 2

黑之歌 2
龙背3梗,天雷ooc慎入


“……幻觉?”

即便生死一线,沈清秋也希望那是幻觉,然而等到魔兵倒地,流淌的脑浆中倒映出的脸与方才无二,仍是赤瞳白花。

之前他对这力量仅是抱有疑问,现在则心怀恐惧。

他昏迷期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但他明白此刻并非深究的时机,只得一边扒下对方的衣服一边强压下万般思绪,集中精力思考对策,还不忘捏了个火诀烧掉尸体与破烂的外袍。

之前打的是混出魔宫的主意,以如今的外貌定然做不到,只能另寻他法。

那被称作“魔法”的术法是他现今的倚仗,更是他打算对付洛冰河的底牌,实在不愿这么快就暴露,可一时又想不到更好的方法,毕竟这小畜生还真有些本事,除了关押他的地牢,其他地方的防御可谓滴水不漏,逃出的话不可能不引起注意。

反正这类术法连遍读典籍的他都没印象,洛冰河也不一定认识,暴露就暴露。心随意动,沈清秋便快速用地上的血迹画出记忆中的传送阵,间或低声咒骂洛冰河,想着没准积少成多能直接把他咒死。

时间紧迫,他只能画出一个简易的传送阵,若没有可供定位的物品就会随机传送,以他沈清秋的运气,九成可能会被送至魔宫中心……

“凭什么那个小杂种总能那么好运!”他不禁又念叨起洛冰河逆天的运气。

他自然不能允许自己随机传送,他已有目标。

他拿出了玄肃残片。

“去其他残片遗留的所在。”他站在阵法中央,心中默念。

去……岳清源死亡的地方。

一片白芒过后,沈清秋的身影已然消失。



洛冰河面色阴沉地环视地牢,除了那把他观赏沈清秋痛苦神色时坐的椅子,什么也没有,连那件被丢弃在角落许久的外袍也不见了踪影。

他外出许久,刚想回来找点乐子,就看到地牢禁制被解,当即黑了脸,命令手下搜查。

“他居然还能跑?”私心不想让外人接触到沈清秋,再加上沈清秋已成废人,所以地牢附近未曾派有人手,看来是自己大意了。

不过他很快就否认了沈清秋自己逃离的可能性,不仅是自信他打不开自己的禁制,更是因为他催动了天魔之血。

毫无反应。

这说明沈清秋已死。

“主上……”回报的魔兵战战兢兢,内心哭诉着自己的倒霉,生怕哪句话说不好就丢了命,“离此地不远的花园里有一个图案,此前一名巡逻兵失踪。”

“带路。”

然后洛冰河就看到了那疑似阵法的图腾,却从未在典籍中见过,问过梦魔,他也没有答案。

看来是那人假扮魔兵劫走沈清秋的尸体,然后借助法阵逃离。

“哈……”洛冰河低低地笑了出来,那笑声让附近的手下不寒而栗。

有趣。

在清净峰时,他还不了解沈清秋,总是仰望着他的师尊,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才得不到师尊的重视。

自无间深渊出来后,他以为自己是最了解沈清秋的人,了解他光鲜亮丽外表下的龌龊内在,也了解他所有在意的东西。

可是还不够。

直到前些天他杀死岳清源,看到沈清秋望着玄肃断片的眼神,他终于确信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师尊,因为他把沈清秋在意的一切,名望、地位、修为……能毁的都毁了。至此,沈清秋除了一条命,只剩洛冰河。

本该是这样。

可如今又出现了一个人,即便沈清秋身败名裂、四肢尽断也要救他出来,追踪术查无所获,使用的法术看不出来历。

一阵笑声过后,他又恢复成平时清逸优雅的模样,吩咐手下搜集制作肉身的材料后便散步一般朝魔族圣陵走去,只是压抑不住的暴戾之气让一路上所有人跪拜臣服。

反正那具身体也没什么玩头了,不如换个新的。

此刻若有人敢抬眼,就能看到自家主上的眼中似有红芒闪烁。

“想不到……你竟还有帮手,”洛冰河想着不久后与沈清秋的重逢,嘴角扯出一抹笑容,“不过没关系,等招魂过后我就有时间慢慢找他,然后,在你的面前杀死他。”



沈清秋睁开眼,就被夕阳余晖照得出现了短暂的失明——毕竟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了太久,一时间没法适应。

是人界!他终于逃出来了!

他刚想大笑,仅剩的右眼在此时恢复了视力,入眼的是满地箭矢与蔓延的黑。血肉、草木,都被剧毒腐蚀,化为黑色的液体与残渣,渗入土地。

他的视线细细扫过每一片区域,想找到些什么,可仅看到几块玄肃的小碎片嵌在地面,散发着暗淡的光芒。

小杂种难得没骗他,果真是尸骨无存……

他还是笑了出来。一片寂静中,忽得传来一阵几近疯狂的笑声,却没激起任何生物的动作,它们都死了。

是的,他几乎失去了一切,身份地位,他的修雅,甚至岳清源……

可他还活着。

他忆起自己当年杀死秋剪罗的时候,拥有的一切也就一把破剑,现在可比那时强多了。

只要撑下来,就能等到机会!就能报复回来!

当年他能烧了秋府,现在他要灭了魔宫!整个魔宫除了婴婴都得死!不对,秋海棠……还有柳清歌那个妹妹……对!除了她们,那小畜生身边的所有人都得死!

“您真觉得自己还活着?”

身后突兀出现的女声打断了他的狂笑与妄想,他迅速转身,只见一片荒芜中突然出现了一位少女,身穿自己从未见过的服饰,提着一个皮箱。

“您应该已经死了。”她笃定地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病毒载入ing~
七:说好的复活呢(抱歉七哥我这段写多了麻烦你再躺一段2333)
九:不是设定有咒语吗怎么还没咒死洛冰河?!这病毒对畜生免疫吗!
冰:今天也相信自己没有中病毒

下章要开始大段铺设定了让我再想想……

【渣反】【冰九/七九】黑之歌 1

lof查的好严都给屏蔽了……只能放微博链接(明明没什么肉啊)
http://m.weibo.cn/2284260107/4078458650326131

【钟姜】香水识别作战

前几天活动抽到的“抓娃娃机x花露水”2333一看就很傻白甜但是不太有联系我已经尽力了……
人生第一次写同人,文笔小白人物ooc什么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^_^
无双人设,现代paro,目前会会还没把甜姜追到手~
寒假到来,一直忙于学业的二人也难得有了空闲,钟会便约姜维出来吃饭,地点由姜维挑,于是姜维就选了一个商场,打算到时候再选。
但这天的姜维让钟会十分吃惊,因为他闻到了香味——姜维这个工科男居然用了香水!!
从小接受“英才”教育的钟会对香水自然是熟悉的,但他更知道姜维对这些东西从来不在意,这种变化本该令钟会开心,此时他却不由得警惕:既然他自己不会用,那就只能是别人送的了。而谁会送他这种礼物他居然还接受?!我送的时候他都没收!!能送这个的,绝对是情敌!
为了搞清楚香水的来源,钟会决定靠香水气味辨别,于是他拽着姜维就跑进了旁边的游戏厅,并选定了抓娃娃机:既简单,又可以和姜维拉进距离,趁机分辨香水的气味,计划通~
趁姜维靠近他时,他仔细辨别姜维身上的香味:那是简单的柑橘果香,虽然不太适合姜维,但是味道清新怡人。
“这种香味……难道是夏侯霸那个矮子?倒是和他差不多,只有他才会送这种味道的香水吧”钟会心中大概有了判断,便只想抓完娃娃马上离开。既然来了,即便是抓娃娃也必须成功。
可惜简单的规则并不意味着简单的难度。钟会在学习上的天才让他对很多事情手到擒来,第一次玩抓娃娃的他也认为自己能轻易的抓到娃娃,结果十多分钟过去了,却一无所获。
期间姜维几次想要帮忙,却都被钟会拒绝了。此时的钟会,几乎是跟抓娃娃机赌气一样的操纵机器:明明没有松手,但只是移动中并不剧烈的摇晃就会让娃娃从爪子中掉下去!姜维还在旁边看着呢,绝对不能丢脸!!
抓娃娃需要抓对部位,移动中也有诀窍,若是无法掌握,抓得再紧,娃娃也会脱出爪子。
突然,钟会使劲一拽,差点扯坏了操纵杆,而娃娃,也又一次掉了下去。
“别心急,马上就要成功了。”姜维在一边看着并鼓励他,以为他是因焦躁再次失败。他可不希望钟会一怒把机器弄坏了,那样还得赔偿,虽然钟会家有钱,但总免不了一堆麻烦。
其实以钟会的悟性,他已渐渐寻得门道,刚刚那一下并非心急,而是……姜维身上的香味变了!
柑橘的清香变为了类似于玫瑰与百合混合的花香。原来刚刚的是头香,现在才是体香?!如果说刚才钟会还在怀疑夏侯霸,那么现在他已经被踢出了怀疑列表。依夏侯霸的品味,估计是不会买这种香水了。
那还能有谁?想了一圈也没想到可能的人,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钟会,连抓到娃娃的喜悦也破不开他的郁闷。毕竟人还没追到手,却多出来个自己没印象的“情敌”,谁也没法开心。姜维看出了他的情绪反常却并未多想,以为钟会还在因刚才抓娃娃的尴尬而怄气。
苦思冥想却得不出答案的钟会,在吃饭时终于忍不住,向姜维开口询问:“你用的香水,是谁送的?”
“香水?”姜维愣了一下,随即面露惊喜地笑道:“你闻出来了?”
“嗯,所以才问你是谁送的。”钟会强作平静地答道。
“不是香水,”姜维笑得更开心了,“是花露水呀。”
“花露水?!别骗人了,花露水怎么可能有那种香味!”听到答案的钟会下意识反驳道。
面对反驳,姜维也有点不好意思,“呃,真的是花露水啊……新出的呢。我知道你比较介意这个所以涂了一点就当香水了……”
钟会闻言,如释重负,长出一口气:“原来如此。”
“怎么?”姜维看到钟会的反应,疑惑了一下,这才明白钟会可能误会了什么,“你以为是别人送我的?我不可能收那种东西。”
得知真相的钟会哭笑不得,自己纠结了半天的事根本是个误会,但同时也有些高兴,毕竟姜维这样是顾及到他。
“是啊,还是花露水更适合你!”心情由阴转晴,钟会也就毫无顾忌地开起了玩笑,哪知姜维认真地答:“嗯,我还是不习惯香水。”
“哈哈哈,你就是这样的人啊。”钟会很高兴姜维做事开始考虑他,这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。
不过他不急,攻略姜维,还是要慢慢来。
这是今天抓娃娃悟到的道理。

几天后,钟毓在钟会的屋子里看到了一个娃娃,上面还有檀香与柏木的香气。“这香水的味道不错,但檀香怎会有清凉的气息,难道是加了薄荷?”
檀香是该款花露水的底香,也因为底香,钟会对这款花露水的评价很高。“还是这个味道适合他。”钟会如此评价。